主页 > www.599950.com >
艺术的故事从“最早”讲起
发布日期:2019-06-28 22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《艺术的故事》是一部通俗的有关艺术的大众读物,分绘画、雕塑、建筑三个部分,每个部分都从“最早”讲起,介绍其“成长”脉络,评述各个“成长”时期的名家名作,浅显而系统地勾勒出绘画、雕塑、建筑这三个主要艺术形式的发展轨迹,使读者有一个概貌的了解。

  该书文字朴白、生动、有趣,似在讲故事,适合学生及对艺术感兴趣的成人读者阅读。

  作者维吉尔•莫里斯•希尔耶(Virgil Mores Hillyer, 1875-1931),是美国教育家、收藏家和作家。1897毕业于哈佛大学,随后在纽约的勃郎宁学校教了两年书,1899年移居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,成为卡尔弗特学校的首任校长。希尔耶创作过许多儿童读物,在美国深受欢迎,如《儿童的世界史》(1924)、《儿童的世界地理》(1929)、《黑暗的秘密》(1931)和《儿童的艺术史》等。

  在我的地图上,距离埃及1英寸的地方(在地面上相距1000英里),是另一个古老的国家,叫做——嗨,得了,那里有好几个国家呢,它们的名字都有很拗口。埃及是个“一条河的国家”,而在埃及以东1000英里之外的其他几个国家都有“两条河”,因此有人把它们绑在一起,简称“两河国家”。如果你想知道这些国家实际的名字,那我还是告诉你吧,它们分别是:美索不达米亚、迦勒底、巴比伦和亚述。

  世界的这一部分,正是人们所猜测的“伊甸园”的所在。“一河国家”和“两河国家”是世界上两个最古老的国家。至于谁更古老些,我也不知道。

  正是在“两河国家”,曾经有古代世界最大、最重要的城市(没准比纽约和伦敦都要大呢),由非常强大却很残酷的国王们所统治。然而,这些古老的城市却没有留下一幢建筑。其原因就在于,这些建筑不像埃及的建筑是用石头建成的,因为在“两河国家”石头很少。它们是用泥做的砖块建造成的,泥巴这玩意儿在这里多的是,但那些砖块,只不过是在太阳底下晒干拉倒,并没有像埃及的砖块那样用火焙烤。你肯定知道,在太阳底下晒干的泥巴多么容易破碎。这下倒好,这些用晒干的泥砖块修造的建筑全都土崩瓦解,曾经宏伟壮观的城市,如今只留下砖灰堆成的土墩,看上去就像自然形成的小山丘。

  你或许很想知道,既然火烧成的砖块更经久耐用,那么,这些国家的人为什么不用火来焙烤他们的砖块呢?告诉你吧,原因就在于他们没有足够的木头或者别的燃料用来烧火。尽管如此,他们还是在有些砖块上画上了图画和装饰图案,并在上面覆盖了一层类似于玻璃的材料(我们称之为“釉”),然后放在火上焙烤,这样就成了色彩斑斓的瓷砖。这些瓷砖留存了下来,被那些在曾经是砖筑城市的土墩上东刨西挖的人给发现了。

  正如我告诉过你的那样,在埃及,艺术家们画画主要是为了给死人看。而在“两河国家”,艺术家们倒并不怎么为死人瞎操心。他们画画是为了给活人看。

  国王们也不为自己修造陵墓。他们对自己死后变成什么玩意儿不大感兴趣。相反,他们为自己建造巨大的宫殿,为众神修筑巨大的庙宇。这些宫殿和庙宇也是用砖块建造的。但一座泥巴宫殿或庙宇,看上去实在不很美观,于是,艺术家们就用绘在雪花石膏板上的图画和瓷砖把墙壁覆盖起来。

  雪花石膏是一种石头,通常是白色的,很软,因此很容易切割。所以,艺术家们就在雪花石膏板上雕刻图画,然后采用与埃及人颇为相同的方式描绘它们。

  每一块瓷砖上都画着一幅画的不同部分,然后,许多瓷砖拼在一起,就成了一幅大画,就像你现在玩拼图一样。还有一种画,你可能从未见过,那是用许多不同颜色的小石块拼成的。一幅用彩色石块拼成的画,被称为“镶嵌画”。生活在“两河国家”的人民,是最早使用镶嵌工艺的人。

  埃及人画在陵墓或神殿内墙上的那些画,至今依然在那里,但画在木乃伊棺柩上的那些画却被人放进了博物馆里。两河人民创作的雪花石膏画和瓷砖画,被人们从曾经是建筑物的土墩下面挖了出来,也被放进了博物馆里。

  两河国家制作的这些雪花石膏画和瓷砖画,讲述的是国王和他的朝臣们正在干啥的故事。国王和他的国家最喜欢干(而且确实干了)的两件主要事情,就是捕猎野生动物和打仗,所以有许多表现打仗和捕猎场面的画。

  在两河国家发现的这些画,在某些方面很像埃及人的画。像在埃及一样,这些画的眼睛也是正眼长在侧脸上,但肩膀画的却是侧视图。当一位艺术家想要表现人物的前后关系时,他也像埃及的画家一样,把后面的人画在前面的人的上方。但在有些画里,两河国家的艺术家们尝试着用现在的方法表现远近关系:后面的人画得稍稍高一些、小一些,并让前面的人部分地遮住后面的人。这种在画面上表现距离感的效果,我们称之为“透视法”。

  但两河艺术家们画的那种人,不同于埃及人所画的人。两河艺术家们崇拜强壮有力的人,他们认为,所有强人都有长发和长须。所以,他们把国王们画得都非常强健,手臂和大腿都有鼓起的肌肉,长着长头发、长胡须,每一缕都精心地使之卷曲。这些卷发是都是那种很有规律的螺旋卷,就好像刚刚用卷发器烫过一样!

  两河国家的人所画的动物画,比埃及人画的也更自然些。他们最喜欢画的动物,是狮子和公牛,因为这两种动物都很强壮。

  两河国家的人,尤其擅长为镶边设计图案和装饰。有一种被称作“玫瑰花结”。它是一个圆点,有一组轮状排列环绕着它,这种图案我们至今依然在使用。他们设计的另一种图案被称为“纽索饰”。我们今天在浴室地板和公共建筑大厅的瓷砖上,依然在使用大致相同的图案。

  两河国家的人所创作的一幅画,被许多其他国家的艺术家们所复制。它画的是一棵奇特的树,被称作“生命树”。世界上没有哪棵树长得像这棵树。有许多种类不同的叶子、花和果实,同时长在同一棵树上。它常常用在地毯和刺绣的图案中。我既不知道它的意思是什么,也不知道它为什么叫做“生命树”,因此你们也就只好瞎猜了。